<bdo id="wsq9o"><del id="wsq9o"></del></bdo>

    1. <object id="wsq9o"></object>
      <acronym id="wsq9o"><strong id="wsq9o"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<td id="wsq9o"></td>

      <object id="wsq9o"><strong id="wsq9o"></strong></object>

    2. <output id="wsq9o"></output>
    3. 你的位置: 鄉村閱讀網 > 古言 > 虞初凰玄訣
      《虞初凰玄訣》最新章節 虞初凰玄訣虞初凰玄訣全文閱讀

      虞初凰玄訣 虞初

      主角:虞初凰玄訣
      主角是虞初凰玄訣的小說是《虞初凰玄訣》,它的作者是虞初寫的一古言類小說,文中的古言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她跟爺爺住在舒家的大別墅里面,從小她就一直是爺爺的掌上明珠。因為爺爺的緣故,別墅里面的人也都很愛她,....
      狀態: 已完結 時間: 2023-04-13 13:17:58
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     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不然,連一個陌生人都能看出來的事情,凰玄訣怎么會跟她結婚三年卻都沒有發現。

      心像被開了一個洞,風毫不留情的貫穿了她。

      虞初用力眨眨眼,朝老醫生溫柔笑笑:“我過得很好,真的,謝謝您關心?!?/p>

      只是她最愛的人終于要拋棄她。

      除此之外,一切都好。

      回到病房,凰玄訣的臉色已經沉得十分難看。

      她才剛睡到病床上,凰玄訣的聲音就冷冷響了起來:“你還真是演得一手好戲啊,以為這樣就可以拒絕離婚了嗎?”

      早已千瘡百孔的心又被狠狠扎上一箭,可虞初卻對他笑了起來。

      等他罵完,她只問了一句話。

      “能放過瑾安嗎?”

      凰玄訣冷笑,他看著平靜帶笑的虞初,問道:“憑什么?”

      虞初沒有回答。

      她從床上下來,抬起頭看著凰玄訣,身子緩緩下降,最終“咚”一聲跪在了地上。

      輕輕的一聲,卻重重敲在人心上。

      她早已沒有任何可以給凰玄訣的東西,只有最后的一點自尊,夫妻多年,她從來沒有這樣求過他。

      可凰玄訣卻像是在看神經病一樣,看著跪在地上的她。

      都這個時候了,她竟然還在笑!

      “瘋子!”

      凰玄訣再也待不下去,轉身就出了病房。

      虞初看那道門“砰”地一聲被關起來,將他們兩個徹底分開。

      許久,她才緩緩道:“看吧,我跪了也沒用?!?/p>

      她給的所有東西,他都不要。

      可能只有她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,才能換來他一句放過吧。

      第8章 我還好,我很好

      病房外,陸蔓看見凰玄訣出來,她笑著去挽他的手。

      “虞初她沒事吧?”

      凰玄訣好似無意的讓開了陸蔓的手。

      陸蔓的手落在半空,有些尷尬地收了回來。

      她很快又恢復往常,道:“需不需要我去陪陪她,她一個人也挺可憐的……”

      “她有什么可憐的!”凰玄訣突然發怒,嚇得周圍的人都看向他們。

      “我還有事,先走了?!被诵E說完,臉色十分難看地離開了醫院。

      陸蔓卻看著他的背影狠狠皺眉,他嘴上說得難聽,卻還是沒讓她別去。

      這些天,雖然他對自己百般好,但卻碰都沒有碰過她!

      好幾次深夜,她都聽見凰玄訣呢喃著,叫的卻是虞初。

      病房里面,護士扶著虞初往外走。

      她的手機沒拿,只能去前臺打電話。

      虞初突然笑著說:“護士小姐,你去忙吧,我自己去就好了?!?/p>

      護士看著虞初溫和的笑容,不由放了心:“那我先去忙了,你小心點?!?/p>

      虞初點點頭,護士走后,她一個人扶著墻慢慢往前臺走。

      剛走了兩步,腳上就一疼,她熟悉傷口的感覺,知道這是傷口裂開了。

      但她好似感覺不到疼,一個人一步步走到了前臺。

      電話打出去,很快就有人接了。

      “李律師,”虞初頓了頓,“我想拜托你,把我的股份全都轉讓給我的父母,但是……”

      她想起小時候日日夜夜期盼父母來看她的日子;想起自己發現他們原來早就各自有小家時的絕望;想起舒父打在她臉上那一巴掌……

      她早就應該看明白,他們從來就沒有愛過她。

      對面的人很有耐心,她停下的時候也沒有打斷她,直到她下定決心。

      “我要跟他們斷絕關系,從此我再也不是他們的女兒?!?/p>

      既然他們不要她,那她也不要他們了。

      講完電話后,虞初又一個人撐著墻往回走。

      她瘦弱的背影,不知為何,在空蕩蕩的醫院長廊里顯得可悲又凄涼。

      虞初哭不出來,她只是在笑。

      推開門,陸蔓正等在里面。

      陸蔓一看見她,就將病理報告和一疊照片往虞初身上扔過去。

      虞初被報告狠狠砸在身上,她低下頭,就看見照片上拍的全是自己去梁遇白診所的情況。

      她微微一怔,看來陸蔓都知道了。

      “聽說你***了,可是為什么你沒死呢?”陸蔓聲音里充滿惡意,“你這樣沒人疼沒人愛的人,還要活著拖累別人多久?!”

      說完,陸蔓就走了。

      真是可笑,誰能想到陸蔓曾經是虞初唯一的好朋友呢?

      可她如今卻只咒著虞初去死。

      這個世界,沒有一個人愿意愛她。

      父母是這樣,陸蔓是這樣,凰玄訣……也是這樣。

      虞初抬頭看向窗外,外面正是一輪夕陽,暖黃色的光照在她的身上。

      她想起自己的一生,像極了這一天的太陽。

      開始是冉冉升起的晨光,雖然沒有爸媽,卻有爺爺疼愛她;后來升到最高,就是她遇見凰玄訣的那幾年;再往后就是不斷地下沉,一直沉到深深的黑夜里面。

      并且再也不會升起。

      虞初回了家。

      她從床頭柜里找出那份離婚協議,簽之前,她看了窗邊的千紙鶴一眼。

      里面的千紙鶴靜靜地待在那里,她找了一張紙出來,在上面寫了一句話:希望凰玄訣忘記我。

      她將那張紙折成了千紙鶴,放進了玻璃瓶中。

      那是一只失去了顏色的白色千紙鶴,在彩色的千紙鶴里面顯得格外的蒼涼。

      之前,她希望凰玄訣永遠記住她,現在她卻希望自己從來不曾出現在他的生命。

      周氏,總裁辦公室。

      虞初將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放在了凰玄訣的手邊,她抬起頭,朝他笑了笑。

      凰玄訣看著那份簽好的離婚協議,眉頭卻緊皺。

      第9章 對不起

      她就這么簡簡單單地簽了?

      還以為她真的有多堅持,原來也不過如此。

      凰玄訣拿出鋼筆,要在她名字的旁邊,也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虞初卻突然按住那份協議。

      凰玄訣抬起頭來看她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  她看著那份離婚協議,停頓了好半晌,才顫著問他。

      “凰玄訣,簽字之前,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?!?/p>

      凰玄訣冷嘲一笑,她又來這一套欲擒故縱的把戲,卻不知道他早就看厭了。

      這一刻,虞初感覺自己站在懸崖的邊上,身后就是萬丈深淵。

      “這么多年,你……有沒有哪怕一刻,喜歡過我?”

      她的聲音在抖,她的笑容也在抖。

      可是凰玄訣統統沒有看到,他冷冷地別過頭。

      “沒有?!?/p>

      輕飄飄地一推,虞初墜了下去,被黑暗吞噬。

      她放在離婚協議上的手抬了起來:“好,我放你走,也最后一次希望你能放過瑾安……”

      凰玄訣唰唰在上面簽下名字。

      “這不可能?!彼畔鹿P,看向虞初,“你以為你還有跟我談條件的資格?”

      虞初一愣,暖氣十足的房間,她卻感到刺骨涼。

      “好的,我知道了?!?/p>

      她早就該知道,凰玄訣不會放過她……除非她死。

      虞初抬起頭,朝著凰玄訣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,看得凰玄訣的心里一怵。

      那是她的最后一個笑容。

      “凰玄訣,不管你信不信,當年不是我逼走陸蔓的,她看周氏投資失敗就找我要了兩百萬離開?!?/p>

      凰玄訣冷笑,正要刺她兩句,她卻已經轉身往外走去。

      他看著她一步步走遠,那瞬間他的心有片刻慌亂,可他卻什么也沒做,只是看著她走出去。

      虞初轉頭關門,隨著門合上,她輕聲說了句:“對不起?!?/p>

      她又要做會讓他不快的事情了。

      出門后,虞初乘上電梯,按下頂樓的按鍵。

      電梯開門,她拿出手機,打給了世界上最后一個給過她溫暖的人。

      梁遇白的聲音響起來:“小霧,你怎么又有幾天沒來?最近怎么樣,過得還好嗎?”

      他的語氣越是關心,虞初越是覺得難過。

      眼淚啪嗒啪嗒落下來,她再也維持不住臉上的笑容,顫抖著說了一句:“對不起?!?/p>

      電話掉在了電梯的門口。

      梁遇白還在里面緊張地叫著她的名字,可是她卻聽不到了。

      對不起,梁醫生。明明你那么想救我,可是我太沒用,還是沒有堅持下去。

      對不起,爺爺。小霧又要任性了,你見到小霧,千萬不要罵我。

      對不起,凰玄訣。既然你不愛我,我只能讓你恨我一輩子。

      畢竟,我真的用生命愛過你。

      梁遇白叫了半天也沒聽見虞初的聲音,他立馬打給了凰玄訣。

      辦公室里,凰玄訣卻直接掛斷了他的電話。

      可手機還是不停的響,凰玄訣不耐地接起來,梁遇白緊張的聲音搶著開口。

      “凰玄訣,我找不到虞初,你快去看看她怎么樣了!”

      凰玄訣冷笑,他看著眼前的離婚協議,眼眸微深:“都這個時候,你們還在演戲?!?/p>

      “虞初她有抑郁癥!”

      梁遇白深呼吸一口,他實在是忍不住了:“凰玄訣,你知不知道,她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,你看她笑得越是開心,她就越是想死!”

      凰玄訣的面色變得越發難看起來。

      “這又是你們新的戲碼……”

      梁遇白擔憂氣憤至極:“虞初,她是真的想死……”

      猝不及防地,宋涵沖進了辦公室。

      “周總,夫人、夫人她上天臺了……!”

      第十章 你什么都不知道

      凰玄訣的眼眸終于有一絲的震顫,他起身要走,卻聽見宋涵猛然一聲尖叫。

      他朝著辦公室的落地窗外看去。

      一個渾身是血的人墜了下來,那瞬間,他跟虞初的眼神不期而遇。

      她的笑……燦爛得好像陽光一樣。

      凰玄訣怔住,手里的手機“砰”地一聲掉在了地上。

      虞初被第一時刻送往醫院救治,幸好有人提前通知了消防,讓他們有時間在樓下準備了氣墊,這才沒有讓虞初當場殞命。

      凰玄訣紅著眼睛跟到了醫院,卻被護士攔在了外面。

      “手術室不能進去,家屬請在外面等候?!?/p>

      梁遇白也趕了過來,他一過來就怒目瞪向了凰玄訣。

      “凰玄訣,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梁遇白生平頭一次發這樣大的脾氣,他向來是個溫潤儒雅的人,可這次,他實在是忍不下去了!

      他朝著凰玄訣沖了過去,凰玄訣也冷冷地瞥向他,猩紅的眼睛仿佛是一只困獸。

      “我做了什么,這難道不該問她嗎?”

      她到底做了什么!為什么要這樣對他!

      “明明是你逼死了她,到頭來卻在怪她,凰玄訣,你是不是瘋了!”

      “沒錯!我就是瘋了,我瘋了才會在意這個女人的生死!”他抓住梁遇白的肩膀,聲音中帶著顫抖的嘶啞,“你知道我在想什么?我居然在想,她要是死了我該怎么辦?”

      梁遇白直接狠狠地一拳朝他的臉上砸了過去。

      凰玄訣被他砸得頭一歪,嘴角流出一絲鮮血來。

      “惺惺作態!”梁遇白怒道。

      凰玄訣也被他激出了脾氣,轉過身朝他也揍了過去,凌厲的拳風掃過去,梁遇白也被他打了一拳。

      兩個大男人,直接在手術室的門口打了起來。

      護士護工趕緊過去拉他們,好不容易才將兩人拉開。

      兩個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掛了點彩。

      “你們到底在做什么,這是醫院!要打出去打!”護士長罵了他們一頓,這才拿著血袋送進了手術室里面。

      出來后,護士長還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。

      兩人都低著頭沒有說話。

      凰玄訣坐在椅子上,梁遇白則靠墻站在另一邊,他們都沒說話。

      手術室的走廊靜悄悄的,慘白的燈光亮著,手術室旁邊亮著紅燈,證明里面的人九死一生,而外面的人卻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    “是什么時候的事情?”

      凰玄訣開口了。

      他坐在椅子上,手肘撐著膝蓋,身子前傾低著頭,只聽見略微嘶啞的嗓音,卻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。

      梁遇白自從知道虞初是凰玄訣的妻子后,就一直對他沒有任何好的印象。

      “你連自己妻子什么時候生病都不知道嗎?”

      凰玄訣也有些怒了,他抬起頭來,雙眼猩紅一片。

      “我在問你,什么時候的事情?”

      梁遇白被他這么一問,再好的性子也起了火氣。

      “凰玄訣!你到底有沒有關心過她?你現在問這些又有什么意義?當她一個人孤孤單單來診室的時候你在做什么,你在跟另一個女人卿卿我我!”

      他的話直戳凰玄訣的心,他猛然站了起來。

      一雙宛如困獸般通紅的眼睛瞪向梁遇白,可是他卻沒有半句話能反駁他!

      難道梁遇白說錯了嗎?

      沒有!他一句話都沒說錯,這全是他的錯!

      是他,是他固執地以為虞初不過是在演戲,這一切都是她為了拴住自己的把戲!是他為了心里那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懷疑故意去刺激虞初!

     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他壓根就沒碰過陸蔓!

      “砰”地一聲,他的拳頭重重砸在了一旁的墻上。

      梁遇白的神情微微愣住,看見凰玄訣低著頭悔不當初的模樣,梁遇白深深嘆了口氣一聲,看向手術室的方向。

      “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那時候她的爺爺剛去世,當時她的主治醫生還是我的老師?!?/p>

      第十一章 再也沒有期待

      十年前,虞初十五歲。

      那年她剛上高一,凰玄訣也正高中畢業,剛開始接觸周氏的工作。

      雖然虞初從小就不跟父母住在一起,但是她一直覺得很慶幸,自己還有一個疼愛她的爺爺。

      她跟爺爺住在舒家的大別墅里面,從小她就一直是爺爺的掌上明珠。

      因為爺爺的緣故,別墅里面的人也都很愛她,對她很好,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幸運的。

      在她生日的時候,不管許什么愿望,爺爺都會想方設法地做到。

      小的時候,她覺得爺爺就像是故事里的阿拉丁神

      小說《虞初凰玄訣》 虞初凰玄訣第89章 試讀結束。

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日韩系列视频在线观看_7080电影免费高清在线_青娱乐91免费公开视频_手机免费视频观频观看
      <bdo id="wsq9o"><del id="wsq9o"></del></bdo>

      1. <object id="wsq9o"></object>
        <acronym id="wsq9o"><strong id="wsq9o"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  <td id="wsq9o"></td>

        <object id="wsq9o"><strong id="wsq9o"></strong></object>

      2. <output id="wsq9o"></output>